我的2019

2018也快要结束了……

有人说人生会面临许多的抉择:高考,志愿,毕业,工作等等。很幸运,至少我也经历了一大部分了。曾经以为选择是件简单的事情。但是,随着脚下的路走得越来越远,愈来愈发现,选择再也没有那么简单。他会影响着你的志向,影响着你脚下走的路,甚至你的一生……

时间停留在2017年元旦,我已离校半年。巧的是,深圳的室友回来,便四处叫着分布在成都各地的室友们,一起聚个餐,吃个饭,摆摆龙门阵。因缘巧合下,知道一家小有名气的饭馆。听说那里的招牌菜“龙骨”十分地道,便聚在这家店了。没有古人般的客套。互道寒暄之后,冬日的寒意便湮没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笑间了。

一年的社会经历,免不了口食之欲。要想吃上珍馐美食,又不想破费。那便只能自给自足。其实一开始的愿望并未如此讲究,只是能有一顿热腾腾的饭菜饱腹便是了,然而自己的厨艺实在是不堪。古人讲究的色香味俱全,我倒是好,一样都没占到!吃了几日自己的饭菜,实在是不堪折磨,便主动为自己备好了菜谱、教学视频等提高自己厨艺的工具。经过一年的磨炼,我相信,今日的饭菜,他人不论,我自己应该是可以下咽了。

这一年之中的大事,那便是毕业了吧。在毕业之前,论文是万万不可忽视的,一审,二审,终审……在即将毕业的那几天,凌晨两三点还会隐约看到台灯印在窗帘的身影,还会清晰地听到那淅淅沥沥的键盘声发出沉重的叹息声!

随后一马平川,终于到了毕业那天。参加完校上的毕业典礼,接着又是系部的毕业典礼,那场面就如开学典礼一般浓重,只是氛围略显伤感。中午的广播声也仿佛在催促着我离开校园,我知道,这一次是真的要走了……

天渐渐笼上了一层黑纱。我知道,我也快要离开了。漫不经心地走着,回过神来时已经到了操场。这熟悉的跑道也印着我入学的脚印,刚入学那会儿,望着陌生的环境,想着不愿与之相处的人,顿时心生凄凉。突然父亲打电话来,让我照顾好自己,“嗯, 我晓得”,对于父亲的安慰和鼓励的话,我一一允诺着……不知何时,眼角已经湿润,却不知是父亲的温暖感动了我,还是那时的孤独让我心伤,亦或是如今离校的不舍让我惆怅……

欢喜,自然也是有的。闲暇时,和朋友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(马术),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马儿。听训练员说,马儿最是欢喜我们摸他长长的鼻梁。或许是马儿觉得比较舒服,我才能慢慢靠近他那豪迈的头,依偎在他的侧面,侧面柔软的鬃毛十分温软舒适,习习微风吹过,带起了清淡的青草芬芳。

当然,实习后荒废了一年的乒乓球,耐不住无聊,也被我拾掇起来了。事情也源于一次公园闲游,偶然看到公园里的乒乓球场热火朝天,男女老幼,皆醉于球,从那之后,但凡天气还不错,周末又有闲暇,便去球场打球为乐。在这里,与不惑之年的叔叔请教过球技,与小学校队的小朋友相互切磋,在这里,我认识了40多岁的医生,60多岁河北来四川看望儿子的大叔,30岁的年纪却看起来与我同龄的游戏开发主管等形形色色的人。尽管职业不同,年龄不同,但爱球的那份热情,却是雨夹雪的冬日也冷却不了的!

工作,也是一年中始终逃避不了的话题。到新公司已经半年了,每天纠结于修改老代码还是新代码重构。旁边坐了三个月的小哥哥说溜就溜了。一个星期之后,我才发现旁边居然还是空的,然后听别人说已经离职了,还真是后知后觉啊!前端的技术也是时时刻刻变化着,一不小心就错过了最新技术,然后就等着喝西北风。最近总有种到了瓶颈的错觉,也会突然就臆想到10年后该怎么办?甚至有种想回老家,耕几亩良田,种半山果树的冲。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,生活还要继续……

每一年都想着有个总结,其实也不图什么,只是希望记录每一年自己做过的事情,想着十年后,二十年后再回过头来看看。或许会心一笑,或许遗憾不已,但是这些都是我的一生,不是吗?